可怕的大灰狼輕盈走到我面前,彎腰抬起我抖個不停的小下巴,與我臉對臉,眼裡閃著吃人的光。
我以為他會捏碎我的小下巴,然後把我挫骨揚灰,誰知道他靠過來對我的耳朵啃啃啃。很舒服很舒服,癢癢麻麻的,我開始反抱著他,在他懷裡蹭蹭蹭。
孔文,拜託你不要生氣。
雖然身體又驚又癢說不出話,不過我相信已經用身體語言表達了我的意思。
他鬆開我的耳朵,雙手在我的身上亂摸。
摸呀摸,
弄得我意亂神迷,差點忘了自己是誰?
好溫柔喔,真好真好,孔文已經不生氣了,哇......我真是太幸運了。
他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
「砰」
門被粗魯的打開。
我討厭的弟闖了進來。我嚇得像尾巴燒著的貓一樣立即跳離孔文的懷抱。
嗚嗚嗚,我不要被人看見......尤其是段天......
段天一點詫異也沒有,大刺刺看著一臉不高興的孔文,然後把頭轉向我:「哥,你喜歡男人?」
我反射性想搖頭,卻看見孔文威脅的眼光,結果既不敢搖頭,又不想點頭,脖子僵在當場。
段天哈哈大笑。
你笑什麼,笨小子,沒看見你老哥現在多慘嗎?
「孔文,你花了四年還沒有把我老哥調教出來?真遜啊。」
我的眼睛差點骨碌一下從眼眶裡掉下來。
你你你......你這個臭小子在說什麼?
孔文笑瞥我一眼,色色地說:「這是我的樂趣,慢慢來。」
「我今天要單獨用這房子,你快點把我老哥弄走,不要打攪我。」
「哦?打算對你的小寶貝來真的了?」
段天居然很不屑地看看我,嘲諷孔文:「你以為我的效率跟你一樣?向我哥這種單細胞動物,一天就應該......」 天啊!他居然做了一個很可怕的手勢,讓我差點暈倒。
嗚嗚嗚,我怎麼會帶出這麼個無恥、下流、不顧親人的東西來!哇......
等一等!
不對勁!
我忽然想起一個重要問題,抬頭問道:「小弟,什麼小寶貝?你交女朋友了?」
他他他......居然用看白癡的眼光看我,鄙夷地說:「全校都知道我看上他了,你怎麼做我大哥的?」
我還來不及安慰我已經碎了一地的自尊心,他接下來的回答讓我張大了嘴巴。
「今年新來的物理老師李光!」
我差點昏倒。
孔文居然在旁邊說:「是很漂亮,你不是給他取了個新綽號嗎?」
我霍然轉身,手指點到孔文鼻子上,大叫:「你你你......你居然......居然......居然誇別人漂亮!」
我呸呸呸......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是說......是說......
剛想對兩人做尊師重道教育,兩人只當我不存在。
「不是綽號,是愛稱!叫暗夜流光,簡稱流光。」 這小子居然還警告了一句: 「只許我這麼叫他,你們不許學!」
我敲敲快昏過去的腦袋,終於想起現在什麼問題最重要:「段天!弟弟!你......你喜歡男人?」
段天看看我,皺鼻子:「我可沒有你那麼沒出息......」
我鬆一口氣。現在管不上我可憐的自尊心了,雖然他誤會我是同性戀,但是只要我親愛的唯一的弟正常,以後再慢慢解釋就沒問題。
爸爸,媽媽,我會好好照顧他的......
呼吸順暢沒有五秒,段天走到我面前,繼續他剛剛的回答:「我可是專門攻的,不像哥你注定就是受方。」
我倒......
雙手攥拳,忍不住一拳揮過去。
可是他的體形比得上孔文,日積月累的懼怕轉移到他身上,我拳到半空又縮了回來。
我忍我忍......
眼淚在眼眶裡滾來滾去,我不爭氣地哭起來。
嗚嗚嗚......氣死我了......
這個不可能是我弟的沒有廉恥的東西,居然還湊到我面前:「嘖嘖,看你這個樣子,真讓人流口水,幸虧有孔文,要不然我就要忙著一天到晚保護你,累都累死了。」
我滿臉淚花地抬頭,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在說什麼。
哇!你這個對親生哥哥色迷迷的怪物!
我彈開幾丈,撞入一個早有準備的胸膛,被孔文一把抱得緊緊。
我也反抱著孔文,連腳都縮在他懷裡。-------------聲明,這是情緒激動的反應,請不要想歪了!
我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從骨灰盒裡飛出來把我給淹死吧。我對不起你們......
我居然......居然......嗚......養出了這樣的弟弟......
哇哇哇......
一邊傷心不已,一邊聽到孔文對那個看來很可能是當初醫院弄錯了寄放在我家,而成為我弟的傢伙說:「段天,房子就留給你用了,我帶你哥去我那裡。」
反正我已經傷心欲絕,就哭哭啼啼,任由孔文把我扛下樓。
樓下的大媽依然同情地看著經過的我:「哎唷,段地又病了?」
孔文扛著我大步走,還有空向大媽點點頭。
「真可憐,幸虧同學們都關心,要不然啊......」
出了樓,她可能還在叨嘮我有多」可憐」。
被抱上出租車,再被抱出出租車。
等我哭到三分之二--------就是神志開始稍微清醒了一點的時候,已經坐在孔文私人公寓裡那張又大又軟的床上了。
「喂」 孔文拍拍我的臉。
我茫然抬頭,一臉疑惑地看著他。
「把段天放一邊,先解決我們的問題。」
「什麼問題?」我眨眨眼,不懂。
孔文在抽屜裡面翻了翻,找出一樣東西,放在靠近床頭的桌子上。
我看了一眼。
沒見過,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嗚嗚嗚,為什麼我這麼笨,當時連這個是什麼都不知道!如果知道,我會立即從窗口跳下去的,就不用......就不用......哇哇哇......
孔文過來摟住我,吻我的頭髮。
「就是你要找女朋友的問題。」
我全身一硬,結結巴巴地說:「不......是已經......解決了嗎?」
孔文笑著-------我後來才知道他的這個笑容其實是他所有的笑之中最危險的一個,嗚......
「很快就可以解決,不要怕,地。等做完以後,你就知道,你根本不需要女朋友。」
做完?做完什麼?
我白癡似的看著他。
好像有什麼不好的預感......
雖然他的樣子不像生氣,不過還是討好討好他為上。
這麼特殊的狀態,我的壓力好大啊。
壓力一大,思維就會紊亂。
思維一紊亂,就會做錯事。
所以,我做了一件......很錯......很錯......真的是很錯的事情。
我決定討好他。
不但如此,我還採取了行動。
我趴到他身上------------這已經是愚蠢到了極點的行為,輕輕咬了咬他的耳朵------更加愚蠢的行為。可憐我當時還以為他會很高興,因為他咬我耳朵的時候我也很高興。
結果--------我徹底激發一座岩漿早已洶湧澎湃的火山。
「本來想等你拿畢業證書那天的,不過,反正考完了,就當你已經正式畢業了吧。」孔文口裡喃喃。
我聽不清,還傻乎乎的湊上去聽。
然後---------正式爆發。
撲天倒海的力量湧過來,把我按得深深陷在又大又軟的床上,動彈不得......
被這麼用力的壓在床上,再笨也知道大事不妙。
「孔文!孔文!」我驚惶地叫著。
為什麼剛剛的溫柔公子會忽然變成大野狼?
孔文蹭著我的脖子,低沈地說:「你這麼叫喚,真讓我興奮。」
我渾身的寒毛已經豎了起來。
嗚嗚......為什麼他磁性的嗓音會讓我這麼害怕呢?
一隻大手伸到我的脖子處,抓住領口,用力一扯......
我的襯衣完了,所有的扣子跳跳跳,都自由解放四散在床上。
不對呀!他以前從來不會弄壞我的衣服的,只會......只會把手伸進去......呸呸,上面一句省略,請大家不要看。
熱熱的手在身上慢慢移動,停在我小小的乳頭上面。
「啊!」 孔文壞心眼地捏了那麼敏感的地方一下,害人家驚叫起來。
他居然還很得意地笑。
嗚嗚嗚......你欺負我......
孔文湊前,笑盈盈,手下卻忽然用力,再捏了我可憐的乳頭一下。
嗚嗚嗚。。。我知道了......不應該想找女朋友......你不要這樣。
我開口求饒: 「孔文......孔文......」
誰知道他舔上我的唇,悶聲說:「你這麼叫,會讓我發瘋的。我可不想把你弄得太疼。」
太疼?為什麼會疼?
可惜我問不出來,因為他已經堵住了我的嘴。
哇!!!!
他的舌頭好凶,窮凶極惡地追得我四處逃竄,最終還是被他纏了起來。
嗚嗚嗚......呼吸不了......
最可惡的是,他的手居然還不停止暴行,很有節奏地一下一下捏我的小花骨朵。
啊啊啊!快停啊,孔文。
好難過啊!你這個專門欺負小動物的......錯,是欺負善良同學的壞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ekoralle 的頭像
diekoralle

任性的腐天堂

diekora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