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隨著他的手一下一下地發抖,好難受!
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尖叫,讓我尖叫!嗚嗚嗚......不要這麼堵住我的嘴。
好熱啊!好熱啊!
孔文,你覺不覺得熱啊?我好熱啊!
你一定也很熱是不是,看看你一臉充血的樣子。
孔文終於很有良心地放開已經窒息的我,讓我喘口氣。
呼呼......空氣的感覺真好,我差點向他說謝謝,如果現在發得出聲音的話。
很好,他的手也放開我已經紅紅的小乳頭。
我剛想給他一個笑臉,天啊!他居然低頭」嗷嗚」一口,含住了它。
不但如此,還舔舔舔,輕輕啃。
拜託,你知不知道那裡是人體敏感區域啊!雖然我是男人,不過......
「啊啊啊!......」
不要這麼咬!你今天瘋了麼?
我開始用手敲他的腦袋。我敲我敲我敲敲敲。
渾身又酥又麻又熱,我軟得像一根油條,越來越沒有力氣去敲他。
幸虧,在我完全喪失敲他腦袋的力氣的前一秒,他鬆口了。 
上帝保佑!
可見反抗是必要的。
他抬頭看我一下,眼裡放著好可怕的光。然後低頭......
不會吧?
又來!
這次沒有專門舔乳頭,但是全身上下都遇到襲擊。
弄得人家滿身口水,居然還一邊解開我的皮帶。
哇!你要幹什麼?
來不及開口訓斥他的逾越行為,一連串奇怪的聲音從喉嚨自動跑了出來。
「......啊......恩......嗚......啊啊......」
連我自己聽了都臉紅,這是不是就是平時所說的呻吟?
是?
哇哇哇!真丟臉,這不是我製造出來的!絕對不是......嗚嗚嗚......
越來越熱了。身邊的一切好像都變成彩虹一樣,五光十色。
「孔文......我......我好難受......你不要......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集中所有意志力講出來的話,膩人地讓我自己的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討厭的孔文,居然在這個時候抓住了我的小弟弟,讓我大聲叫了起來。
不但如此,還開始上下......這個......弄弄弄......
你要幹什麼!你這個怪物!就算是生氣了也不要這樣嘛,我不是已經知道錯了嗎?
我張嘴義正詞嚴地教訓他,可是出口的話都變成了-------------
「......啊啊......嗚......啊......恩......」
我恨不得立即找條地縫鑽進去,如果孔文現在沒有按著我的話。
聽見我的聲音,孔文笑得好邪門。
「還以為你會哭呢,今天怎麼這麼勇敢了?」
對啊!我怎麼沒有哭呢?
還沒有想出答案,鼻子一酸,眼淚就吧嗒吧嗒流下來了。
我寧願」嗚嗚嗚」的哭,也不要發出現在這種聲音!
可是眼淚雖然流個不停,嘴裡的聲音卻沒有變。我羞死了。只好用盡全身的力氣----很可惜,只有那麼一點點------扯孔文的頭髮。
孔文,停啊停啊,我快發瘋了,好熱好熱,好癢好癢,你知道不知道!
我扯我扯我扯扯扯!
孔文終於對我的行動有了反應,起身。一手扶我的腰,一手抓住我的肩膀,然後用力------我像烏龜一樣,翻了個身,趴在軟軟的大床上。
「我可是做足了前奏工夫,再忍下去不幹了。」
我不懂他在說什麼,傻乎乎看他的手橫過我的頭到桌上拿那瓶不知道裝了什麼的東西。
我想翻身,卻被他按住:「不要急,地。很快就可以開始了。」
開始什麼?
「啊啊!」
還沒有問,我就已經大叫起來。
什麼東西伸進我那個地方了?
猛烈的搖頭,眼淚嘩嘩嘩地流。
嗚嗚嗚......是孔文的手指,我知道的,一定是孔文的手指。
不要伸進來!不許伸進來!
入侵者在裡面按啊按啊,到處擠......
我只好搖頭搖頭,流眼淚。
嗚嗚嗚......我知道孔文要做什麼了!我知道了!
我不要不要,嗚嗚嗚......放開我,嗚嗚嗚......
孔文在我背上把頭湊過來,吻我臉上的眼淚:「不要哭了,我慢慢來。絕對不弄疼你,好不好?」
這麼溫柔的聲音,我完全聽不進去。
不弄疼也不行!
我還是搖頭搖頭,差點把頭給搖飛出去。
孔文的手指停在身體裡面,沒有再動。
另一隻手伸了過來,摸我的小弟弟。
其實很舒服,但我還是在哭,還是在搖頭。
孔文摸啊摸,上上下下的套弄,結果我開始咿咿呀呀-----------呻吟。
可是呻吟歸呻吟,我還是很不高興。
嗚嗚嗚......我好委屈啊!
用盡所有的能量,表達我的意願。
「......啊啊......討厭......嗚......啊......討......厭......恩......」
「舒服嗎?地。」孔文把臉伸過來,咬咬我的唇。
舒服?我快氣瘋了!
你這個瘋子!你這是強迫!你強迫我!
你怎麼可以這樣?我從來沒有想過你會強迫我做這個!雖然你強迫我做了很多事情......對我也很不好......
可是......可是......我還是很信任你的啊!
你這個壞人!魔鬼!
不知道是不是憤怒帶給我力量,我居然很清楚地大聲說了出來。
「我討厭你!」
背上的身體一僵。孔文輕輕問:「你說什麼?」
說了一遍,說第二遍就不難了,我發狂似的大吼起來:「我討厭你!我討厭你!我討厭!我討厭孔文!我再也不要見到你!!!」
每說一句,孔文的身體就越僵硬。
我可以感覺到他的體溫急劇下降。
一口氣叫了好久好久,我劇烈地喘氣,失神。
孔文沒有說話,他硬得好像僵住了。
他在我背後,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身體一輕,身體裡的異物抽了出去,孔文離開我的背。
為什麼,我會覺得冷?為什麼?
我等著孔文來哄我,每次把我惹哭了他後來都會哄哄我,咬咬我的耳朵。
我靜靜地等,
可是......
他沒有來。
我只聽見關門的聲音,很輕很輕的關門聲。
就像關在我的心上。
孔文走了,我知道他走了。
大怪物走了,大恐龍走了,魔鬼走了,欺負我的人走了......
為什麼我還一直流眼淚?
房間空蕩蕩的,我也是空蕩蕩的。
一點也不想動。
我好難受。
孔文,我好難受。
就這樣------趴著,流著眼淚。
直到我,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是怎麼回家的。
孔文送我回來的?
自己走回來的?
還是清掃房間的鐘點工好心把我打包郵寄回來的。
反正,當我再次有意識地睜大眼睛的時候,已經躺在自己的房間裡了。
搞不清自己的狀況和發生的事情,對我而言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一點詫異也沒有的,我繼續躺在床上,發呆。
除了作出一副死狗的樣子,還能夠做什麼事情?
孔文......
以前發呆,還有可以想的東西---------怎麼樣離開孔文,有什麼方法可以讓他不再纏著我......
現在不用再想了......
我躺在床上,流著眼淚。眼睛一定已經腫了。
孔文喜歡看我流眼淚。
如果他看到現在的我,一定會親我吧。
我知道,臉上泛著淚光的透明肌膚會讓孔文意亂神迷,會使他發狂。
過了多長時間?至少應該有一個世紀。
我餓了,很餓。人的身體是很誠實的,尤其是肚子。我開始咕咕叫。
該死的段天,居然不來叫我吃飯。
你造反了?
即使是有了情人------我現在已經管不著什麼他是否愛上同性,是否欺師滅祖的事情了。
但是有了情人不要老哥,那就有點過分了。
我要教訓段天,還有可惡的害我傷透了心的孔文----不要問我為什麼傷心,我不知道!-----我要,絕食。
於是,我躺在床上,連水也不喝。躺著,躺著......
世界上最可憐的人就是我!
我要報仇!
向孔文報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ekoralle 的頭像
diekoralle

任性的腐天堂

diekora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