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抱歉,對於德參來說,還是那個暫時沒瞪他的人比較恐怖。  

  “因為……他這三天天天在我床上滾動!!我那破床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只要一動就咯吱咯吱像鬼叫一樣,他剛來那天我是太瞌睡沒聽見,可是這兩天……”他指指自己的眼睛,“看看我的眼睛!看看我的黑眼圈!求你趕快把他弄走吧!他再不走我就真的死在你面前啊!”
  

  “要比黑眼圈嗎!我的黑眼圈不比你的厲害!”越立想衝上去和他比賽一下黑眼圈的大小,卻被韓漳拉開了。
  

  “越立,你有沒有什么東西落在他家?”
  

  “啊?還有牙刷,怎么了?”
  

  “不要了,回家。”韓漳用胳膊夾住他的脖子把他拖下了樓梯。
  

  越立一邊拼命掙扎一邊叫:“喂!你幹什么!不回去!我就不回去!你不道歉我就堅決不回去!於德參!你這個小人!居然不幫我!”
  

  於德參對他拱了拱手:“謝了,你終於走了,謝了!拜拜,請再別來了!”
  

  “你這小子真不講義氣------!!”
  

  “對你講義氣的男人在韓漳手底下都死得早……”於德參說了這么一句,發現他的小女朋友正用迷醉的目光看著他,“你怎么了?”
  

  “德參,你壞得好帥……”
  

  “……”
  

  把越立強行拖上公共汽車,越立還在生氣,手抓吊環背對著他一言不發。
  

  韓漳也不勸他,一手抓著吊環,另外一手按著一只椅背,正好把越立攔在中間。
  

  兩個人都看著窗外再熟悉不過的景象,沉默得就好像陌生人一樣。
  

  過了兩三站,韓漳終於開口了:“越立……”
  

  “別理我!煩著呢!”
  

  韓漳好笑地看著窗戶上淡淡映出的越立憤怒的臉,空出一只手來拍拍他的肩,卻被他嫌惡地拍開。他又拍拍他的背,又被拍開。他再拍拍他的臀部……
  

  “你幹什么!色狼!”越立轉頭對他怒吼。
  

  公車上所有的人都對這兩個人側目而視。
  

  越立喊完才發現自己喊了什么,氣得險些暈過去。韓漳腦袋靠在他的肩上,笑得氣都快喘不上來了。
  

  “越立……”好不容易止住了笑聲,韓漳從後面在他的耳邊低聲道,“我其實是想說……”
  

  越立臉繃得緊緊地:“要是道歉我就聽著,要不是就不用說了。”
  

  韓漳不理他的小性子,繼續說道:“……今天晚上,你想吃什么?”
  

  “……”越立的臉上出現了明顯的掙扎。
  

  韓漳笑得很真誠:“要不要吃拉面?或者吃其他的什么?辣子雞要不要?還是要皮蛋粥?”
  

  各種各樣的美味在眼圈轉啊轉,理智也跟著一起轉啊轉……
  

  “想不想吃羊肉泡饃?”
  

  唾液忽然變得很多,越立不由自主咽下一口口水,發出很大的咕嚕一聲。
  

  “想吃的話,等會兒到菜市場去買點菜,怎么樣?”
  

  在頭昏目眩的理智還沒有回來之前,越立的腦袋已經隨著本能自動點頭了。
  

  那天晚上他們果然吃的是羊肉泡饃,越立買菜的時候非常積極,吃飯的時候也沒客氣,一個人就幹掉了三個餅,兩海碗肉湯,以及五大杯水。
  

  “越立,你在於德參那裏沒吃飽過嗎?”韓漳邊吃邊問。
  

  “那家夥啊,”越立又灌下一杯水,對這句話嗤之以鼻,“那家夥比我還糟糕,什么都不會,別說做飯了,恐怕連煤氣爐子怎么用都不知道。”
  

  “那他都吃什么?”
  

  “到外面去吃啊,不然就吃方便面。”說到外食和方便面,越立露出了嫌惡的表情,“真難吃,真是太難吃了!那家夥居然吃得下去,還說我是被養得太刁了!可惡的家夥!不報復報復他我誓不為人!”
  

  韓漳沒有提醒他,他害得人家好幾天沒睡好已經是很厲害的報復了。
  

  又吃了一會兒,越立終於忍不住了:“韓漳啊……你那天到底怎么回事?”
  

  “嗯?”韓漳看他一眼,又低下頭去吃。
  

  “你別給我裝!”越立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到底怎么回事?不許再讓我滾出去!否則我這次真不回來了!”
  

  “我……”韓漳笑一下,放下筷子,看著越立的眼睛微笑,“我炒了我們老板的魷魚。”
  

  越立的筷子在半空中支了很久:“……啊?”他剛才說……?
  

  “我失業了。”
  

  越立的筷子輕輕地放到了碗上:“你……不開玩笑?”
  

  “今後我就變成吃軟飯的了,你要不要養我?否則我就只有去乞討了。”說著這種話,韓漳的臉上卻沒有憂愁的表情,純粹是調笑。
  

  “韓漳!”越立抓起筷子一拍,“你開我玩笑很好玩嗎!”
  

  “我沒有開玩笑,”韓漳還在笑著,但是越立的臉色在繼續下沉。
  

  “如果你真的是……”
  

  韓漳拿起筷子,似乎是想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吃,但是吃不下去了,他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靠在椅子背上開始狂笑。
  

  “殺了你!該死的韓漳!”越立撲上去就要揍他,卻被抱住,放在腿上。
  

  “我是真的炒了老板的魷魚,”韓漳認真地看著他的眼睛說,“不過昨天馬上就有另外一家老早就對我意圖不軌的公司給我打來電話,說如果我願意去他們那裏的話,薪水可以比原先提高百分之五十。”
  

  “……”
  

  “……”
  

  安靜。
  

  “韓漳!!!我殺了你啊啊!!!!!!!!!!!!!!”
  

  那天,一直到最後,越立還是沒有要到韓漳的那句“抱歉”。可是他也想不起來了。
 
半夜就聽見吱吱的聲音,吵得人睡不著。韓漳很痛苦地爬起來看,卻見一只沒尾巴的老鼠被鼠夾夾住了後腿,正在很凄慘地呼救著,黑黑的,綠豆般的大眼睛正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越立!快來看!抓住了!越立!抓住了抓住了!”
  

  “要死了……你抓住誰了呀?”
  

  抓住誰了?老鼠?還是越立?
  

  越立對於自己這么輕易就向羊肉泡饃投降感到深惡痛絕,可要他再出走一次他可做不來了。別說於德參那種恨不能燒香拜佛請他走的德行,就算他歡迎,像那種又睡不著又吃不好還一肚子氣的日子也不是人過的,他才不要再來一次!
  

  不過自我嫌惡是自我嫌惡,該吃要吃該睡要睡是他不變的信條,回到韓漳身邊後,他美美地睡了十幾個小時,第二天早晨,雖然還在生氣不過還是容光煥發地上班去了。
  

  吃得好睡得好心情就好,他從早上就一直對自己說今天肯定有好事在等著他,因為他的心情實在是好得過分了,要是沒點好事……可能嗎?
  

  說好事,好事就真來了。他剛上班,有人就通知他昨天下午他走了以後有一位美女找他,見他不在就說今天還會來。他左思右想,最近能找他的“美女”除了韓聆也就是那位新人女作家了--就是他請人家吃飯卻沒帶夠錢,最後還讓美女請了他的那個。問了同事那美女的特徵,應該不是韓聆,越立不由喜出望外。
  

  快到中午的時候,那位美女果真又來找他,越立美得走路都走不穩了,在一幹光棍的嫉妒目光中,他飄飄然地跟著美女飄了出去。
  

  美女找他其實也沒有什么大事,只是詢問一些流程上的問題而已。不過要是問這些問題的話,就算是只打個電話或者發個E-MAIL也可以,她為什么要專程來找他呢?越立一邊回答她的問題,一邊浮想聯翩。人都是有虛榮心的,在這種時候多想些什么也沒啥錯,問題是他那種魂不守舍的樣子實在很扎眼,美女剛開始還保持著矜持,後來就有點忍不住,當她故意問稿費是每千字多少錢,而越立毫不猶豫回答她是五毛的時候,她掩著嘴就大笑起來了。
  

  越立驀地發現了自己的失態,臉色紅紅地訥訥:“對不起……其實不是只有這么點……”
  

  “我知道,我知道,”美女笑不可抑,對他擺了擺纖細的手,“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想試驗一下你的魂在不在這裏而已,想不到你還真的……哈哈哈哈哈……”
  

  越立尷尬萬分,一句話也接不上來。
  

  努力了好一會兒,美女終於止住了笑聲,微笑著對越立說:“實在很抱歉,這時候把你專程叫出來,不過……其實我找你是有別的事情的。這些流程問題只是借口而已。”
  

  果然和他猜得不差,她的確是有別的目的的,但是……現在他不會再有之前那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了。
  

  “你的意思是……?”
  

  “你還記不記得我?”美女忽然說。
  

  “啊?”這種美女他怎么可能忘記?而且她是他工作的對象,要是忘記那是會被主編殺頭的罪過。
  

  “你其實已經把我忘記了吧,”美女笑笑,“挺早以前咱們就認識的,你想不起來了?”
  

  越立現在是滿頭的問號,無論他在自己的記憶中怎么搜索,都始終不到這么個女人。
  

  “你是……?”
  

  “不過你要是想不起來也很正常,咱們只見過幾次,而且見面的時間都不長,也沒說過幾句話。”
  

  “……??”還是沒有記憶。
  

  美女嘆了口氣:“真是有點傷自尊……七年前,我上大二,你是大一,我們之間……是韓漳介紹認識的,想起來了嗎?”
  

  韓漳?
  

  韓漳!?
  

  靈光一閃而過。
  

  “啊!啊啊啊啊!”他指著美女,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其實和面前的她沒什么區別的那個女人,大叫,“你是韓漳的女朋友!”
  

  “想起來了?”
  

  她和越立的見面的確沒幾次,光用一只手都能數得過來,越立在大學時候又很不愛記人,不是見過十幾次的堅決記不住,要不是她出現的幾次都在韓漳身邊,就算今天再給他無數線索他也想不起來。
  

  “真是抱歉!真是抱歉!”越立迭聲道歉,“實在是你越來越漂亮了,我都沒認出來,哈哈哈哈哈……”
  

  這是純粹的屁話。那時候她就和現在一樣,及肩的短發,夏日一身裙裝,幾乎連一丁點都沒變過,可是如果她不提醒,越立還是不會記起他們曾經就認識的事情的。
  

  但是……韓漳的女朋友啊……
  

  不知道是不是覺得韓漳已經佔用了這個美女的緣故,越立的胃部忽然出現了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就好像在痛,卻又似乎沒有痛,只是很難受的那種感覺。
  

  “不過我早就不是他女朋友了,我們剛到大三的時候就分手了。”美女繼續說。她的目光一直在越立的臉上打轉,越立總覺得那種目光有些怪異,可又說不出來哪裏怪異。
  

  “呃……嗯……”這件事越立早就知道,不知道該怎么接下去才好,一邊哼哼哈哈地應合著,一邊思忖如何改變話題。
  

  “今天專程叫你,一是因為你沒有想起我來,有點傷心。”
  

  越立幹笑。
  

  “第二,我想知道他現在過得好嗎?他和他喜歡的那個人現在怎么樣了?”
  

  下班的時候,越立最後一個才走。一個人站在人潮漸稀的公車站牌下面,站了很久,忽然回神時才發現公車已經走過了好幾輛了。
  

  他不想坐公車了,今天不想,所以他慢慢地用兩條腿走了回去。
  

  --他和他喜歡的人,現在怎么樣了?
  

  --他喜歡的人?他有喜歡的人嗎?我記得他後來就沒再有女朋友嘛。
  

  --是啊,那是因為他喜歡那個人喜歡得不得了,所以連告訴對方都不敢。
  

  --啊?
  

  --他喜歡的那個人……是個男的,我見過。
  

  再問她那個人是誰,她便閉上了嘴不再多言,說只要知道他現在很好,那就夠了。臨走的時候她還一直叮囑他,千萬不要把她問過他韓漳現況的事情告訴那家夥,否則她不會原諒他。
  

  --為什么呢?
  

  --當然是因為,這是女人的自尊啊。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臉上笑得很漂亮。
  

  可是韓漳沒有再繼續喜歡她,韓漳喜歡上了別人,是個男的。
  

  越立從來沒想過自己身邊也會出現這種人,男的……喜歡男的……他曾經採訪過那個圈子裏的人,當時的感覺是“那很遙遠,那是別人的事情”,所以沒有感覺。可是今天,這種人忽然出現在了他的身邊,而且是和他認識了那么久,在一起了那么長時間的韓漳,心裏的不舒服一下子就涌了上來,很惡心,很想吐……
  

  可是那不是厭惡,而是其他的什么情緒,好像還有憤怒,以及被背叛的痛苦。
  

  很想吐……
  

  然而仔細想一想,就算韓漳真的是這種人也沒什么錯,因為這是他的私事,與越立毫無關係。反而是越立這種“惡心”的感覺是很卑鄙的,只是這種想法而已,就讓他變成了和那些本來與他們無關,卻肆無忌憚地嘲笑那圈子裏的人一樣的了。
  

  本來是朋友,只是因為他喜歡的人和自己不一樣,就應該被劃分到更低劣的位置上去嗎?
  

  不應該吧?他和其他人應該是一樣的吧?
  

  沒什么區別吧?
  

  但是……
  

  但是……
  

  但是……
  

  他回到家的時候,韓漳正在做飯。他現在所在的公司一般比越立的單位下班早,所以幾乎每次越立回去的時候他都已經回來一會兒了。
  

  越立站在門口,在口袋裏摸來摸去,卻發現自己沒有帶鑰匙。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叫門--不管他叫不叫門,似乎都不太對勁。
  

  他和韓漳是朋友,是好朋友,這毫無疑問。問題是有了這層顧慮之後,他還能坦然面對嗎?他不敢保證自己在面對韓漳的時候不會惡言惡語,可是也同樣不知道如果今天他不去面對韓漳,那么下次還敢不敢再見他。
  

  那樣的話,多少年的朋友,恐怕就會輕易地失去了。
  

  他在門口猶豫了很久,始終無法鼓起勇氣去敲門,他不得不安慰自己,下次,下次等他想好了,說不定就可以了。所以,今天還是先離開吧。
  

  他剛一轉身,在房內早聽見他腳步聲卻遲遲不見人進來的韓漳忽地打開了門,莫名其妙地對他道:“你怎么了?為什么還不進來?”
  

  一看到他的臉,越立就不由自主地全身僵硬。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該用什么臉去面對他,只有僵硬著面容小小聲地回答:“我……我馬上就進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ekoralle 的頭像
diekoralle

任性的腐天堂

diekora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