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啦,我才不像你那麼笨呢!」黎紅纓不屑的說。
 
  「佟伶,你還記得我嗎?」想她這副絕艷的美貌,沒道理有人會不記得的,尤其在
他狠心地拒人於千里之外後。
  黎虹櫻忍住心中的怨憤,喜怒不形於色是她的拿手好戲,連她爺爺黎天昊都看不出
來,屈屈一個佟伶就更不可能看出她包藏禍心。
  「你是!」這女生相當陌生,他認識她嗎!
  「哎喲!討厭,你怎麼把人家的名字給忘了。」一張濃妝艷抹的臉,差點變得猙獰
,但也笑得很虛偽。
  再遲鈍的人多少也會覺察到被踩到痛處的她的異狀,但心思被悲傷占據的佟伶竟無
從發覺。
  「有一次我不小心迷路走到你們航空系大樓,後來在一樓靠近大門左側的第二個轉
角走廊上不小心與你擦撞,你還很好心地將我送到醫務室呢!」
  瞧她說得多仔細,好說歹說也要喚起他的一些記憶,否則她的面子怎掛得住。
  佟伶依舊很不給她面子地一臉茫然。
  「是嗎?」
  「好不容易再遇見你,我想好好地道謝,請給我表達謝意的機會。」黎虹櫻一邊說
一邊靠近佟伶。
  「不用了。」他只想一個人。
  她不由分說地拉佟伶來到一輛黑色賓士轎車旁,兩人僵在車門邊,發生些拉扯,黎
虹櫻乘機一把扯下佟伶的墜子,順勢將他推入車內。
  轎車丟下黎虹櫻,揚長而去。
  黎虹櫻本就無親手傷他之意,感應不到佟伶氣息的紫晶在脫離主人後馬上散發高溫
,燙得她手心多處傷痕,還好她扔得快,否則她的手肯定難保。
  她得趕緊回家,觀看多羅的水鏡,以免錯過佟伶被虐的鏡頭。
  「請你停車!停車!」前座司機帽檐壓得很低,讓人看不清他的容貌,他到底是誰
?究竟要將他載去何方?有什麼企圖?
  將暗巳給他的紫晶弄丟了,他一定會很生氣的,那東西好像很重要。
  暗巳這回能來救他嗎?他能一直都那麼幸運嗎?
  車子開了很久,他仍沒看到暗巳,佟伶開始感到害怕。
  車子一直開到一處僻野,很像那回姑丈胡志書帶他來的地方。
  「下車。」
  奇怪!這聲音怎麼這麼耳熟?
  「姑丈!」
  「佟伶,這回我有了萬全的準備,你,我是一定要得手的。」胡志書手拿麻繩接近
佟伶,得意的神情仿若告訴他別想再逃脫。
  「姑丈,你從不曾為姑姑著想嗎?你們結婚那麼久了,沒有情也有義啊!」
  「那女人的存在,我只當麻煩,是阻礙,她讓我不能隨心所欲,要不是看在那份遺
產上,我早就休了她了!」
  胡志書說得一點都不心虛,他今天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樣不是來自佟家,但他
非但不知感激,還恩將仇報。他打算領到老太婆的遺產後就卷款潛逃,一點也不留給他
家的那個黃臉婆。
  「胡志書,看來你是不會悔改了?」佟伶對這人失望透頂。
  「哈哈哈,我可不認為我有什麼需要悔改的地方,佟伶,你認命吧!」
  面露淫笑的胡志書,一步一步欺佟伶,佟伶想跑卻跑不出車子四周不到一米的範圍
——有一道透明的墻,擋住他的去路。
  而胡志書則帶著一臉變態的笑,看著獵物無助地掙扎。
  佟伶倉皇間被石頭絆倒,眼看胡志書就要逼進……
  「住手!」
  「多羅,我們不是已經談好了嗎?不要來妨礙我。」
  多羅在那回襲擊佟伶失敗被打成重傷後,在休養期間不時受到黎虹櫻輕視地拿著他
們的契約來羞辱他。
  他只是不想違背契約,事關他的原則,他從未違背訂下的契約。
  而且他不知那厲害的角色正是暗冥界的四皇子。
  在此期間,他幾乎受不住那無知女人的咒罵,幾乎想不顧契約,毀了那女人,但他
都忍下來了。
  他注意到佟伶身邊一直有一個低等人類,在他身邊想乘機對他不軌,但暗巳保護得
十分嚴密,讓他無從下手。
  多羅吃過前次虧,這回他不想親自動手,所以他找來那低等的人類,天真地以為只
要不親自動手,那人便不會發現是他所為。
  想不到,暗巳早料到一定是他搞的鬼,直搗他在暗冥界相當隱密的老窩,毀了他所
有的珍藏,威脅他若不收了那兩個人類的魂,他就連他也一起毀了。
  他嚇得不輕,萬萬想不到自己惹上的人竟是四皇子。但這也剛好給他一個名正言順
的藉口,因為他早看這兩人不順眼了。
  他多年來的原則,因四皇子暗巳而輕易地打破。
  說真的,他一點也不想和四皇子為敵,尤其是現在連形體都還修不完整的自己,更
不是他的對手。
  「你是什麼角色,敢用這種口氣命令我!」多羅其恨自己幹嘛無聊到和這些搞不清
自己究竟有幾兩重的人打交道。
  多羅魔力一施,但見一道煙霧自胡志書口中竄出,在他手中化成一顆黯淡無光、顏
色混沌的球。
  「好醜,害我費了那麼大的勁。」多羅咕噥地埋怨,一轉眼便消失不見。
  佟伶在一旁冷然地看著如斷了操縱線的木偶般癱倒在地的胡志書,他對人失望之心
滿溢,只覺好煩、好煩。
  「暗巳,我知道你在,帶我走,帶我走!」
  再在原地不停地打轉,佟伶怕自己有一天會傷害每一個關心他的人,他不想再陷在
泥沼裏,他想離開,不論去哪裡都好。
  新環境是新刺激,也許他就會有所改變。
  「好。」
  暗巳緊擁住佟伶,消失在這片荒野中,被遺留的軀殼不知何時才會被人發現,也許
是變成塵埃前吧!
 
  「多羅,你這沒用的妖怪,佟伶呢?」當黎虹櫻趕回房間,望向水鏡時,只看到癱
倒在車旁的胡志書,她直覺地以為多羅這次又失敗了。
  「你這醜陋的女人,看我怎麼治你!」
  「你敢說我醜!」生平最重視容貌的黎虹櫻最不能忍受別人說她醜。
  多羅將不知名的粉末撒向黎虹櫻。
  「你做什麼!」到現在黎虹櫻仍不知自己大勢已去,還深信天底下沒有什麼是她這
千金大小姐辦不到的。
  黎虹櫻感到臉部開始奇癢難耐,她伸手去抓,卻摸到粘滑的液體,一望,竟是血!
她趕緊找來鏡子。
  「啊!」叫聲相當凄厲。當她看到她最引以為傲的臉蛋被毀時,頓時崩潰。
  從鏡中顯現的是她臉上有數道醜陋的傷疤綻開,鮮血從傷口不斷地流出,裏頭還蠕
動著今人作嚼的蛆。
  「我不要!救命啊!」
  黎虹櫻匍匐在多羅腳旁苦苦哀求,這般醜態令兩人得意地狂笑。
  一個是在房內的元凶,多羅;另一個則是躲在門後策劃這一切的人,陳怡茵。
  當初她之所以會參加神秘研究社,也是為了報仇,報她被虐多年的仇。
  當黎虹櫻要她代她邀佟伶時,她知道機會來了,她根本沒去通知他。佟伶從頭到尾
都不知曉黎虹櫻對他的怨恨。她故意拿著那本黑皮精裝書讓黎虹櫻發現,以她對她的瞭
解,她絕嚥不下那口怨氣。
  陳怡茵注意那本黑皮書很久了,也親眼見學姐使用過。原本她想自己使用,對黎家
下咒的,可是當她看見學姐的下場時,她改變了主意,她要黎虹櫻面對那慘不忍睹的下
場。
  一切都照計劃進行,她興奮之情難以言喻,而黎虹櫻的哀號聲則不絕於耳……
 
第十章
  「小佟,你看,我煮了你最愛吃的中式料理。」暗巳擔心佟伶在暗冥界水土不服,
他向定居在人界的暗曉星拜師學藝,學了一手好菜。
  癱在大床上,陷在柔軟絲被裏的佟伶,虛弱得連生暗巳氣的力氣都沒有,他是極需
要補充能量,但他連抬起手臂都嫌吃力。
  暗巳扶起佟伶,讓他靠坐在枕頭上。
  暗巳特地烹煮較不需咀嚼的食物,因為咀嚼也是需要花費力氣的。
  「我自己來。」
  佟伶阻止想喂食他的暗巳,但好不容易逮著機會的暗巳,怎可能輕易放棄難得可以
驕寵愛人的機會。
  「不行。」
  暗巳吹涼食物,送至佟伶嘴邊,無力和他爭辯的佟伶只好張嘴就食。
  佟伶真的很不能習慣被人服侍,獨立慣的他,縱使是最親密的愛人,也令他的嬌顏
愈益嫣紅。
  「伶……」
  「啊?」佟伶充滿警戒,他怎麼又這樣喚他?!
  「你的臉如果再紅下去,我會忍不住想偷咬一口的。」
  「你敢!」佟伶紅著臉威脅,但想嚇阻人實在很難。
  暗巳馬上在他臉上輕啄一口,佟伶睜大眼瞪著他。
  「我知道,你是覺得我很可惡。」
  「知道就好。」
  「因為我只吻你的右臉,而忽視了左臉。」
  「暗巳!」天啊!怎麼有臉皮這麼厚的人!
  佟伶將他的水靈美目睜得更大,好似蕩漾著秋水。
  暗巳開始輕啄他柔細的左頰,又意猶未盡地啄向額頭、眼瞼……
  「啊!」些許熱湯溢出,燙著暗巳的手。
  暗巳趕忙將碗放到桌上,用嘴吹著燙紅的手指。
  「活該。」佟伶嬌睨著他。
  他的小情人愈來愈會用眼神不自覺地與他調情了,這讓他忘卻疼痛。
  「是是是,都是我自作自受。」
  兩人繼續方才未完的恩愛早餐兼午餐。
  費時許久,在暗巳不停地搗亂下,兩人終於吃完飯。
  「想不想洗澡?」
  「當然想。」汗濕粘膩的身體,令他很不舒服,一想到昨晚,佟伶的臉又紅了起來 。
  「是不是想到什麼色情的事,不然臉怎麼會那麼紅?」暗巳調侃他。
  「才沒有,我又不是你!」
  「是是是,只有我才一直想著色情的事,一直想著要再將你壓倒。」暗巳色色的眼
神表明這話不純粹只是玩笑。
  「暗巳!」
  「我會克制自己的。」
  暗巳不太有信用的保證,他這個累犯也不能怪佟伶露出狐疑的神情。
  「我想去看看那些小孩子們。」
  「不准!」
  「暗巳,你怎麼可以那麼霸道!萬一他們又打起來,受了傷沒人照顧怎麼辦?」
  「打架是天天有的事,那種小傷舔一舔就好了,不用理他。」
  「不管,我一天不見到他們,我人就會不舒坦。」
  「我會讓你沒空去想那些的。」暗巳抱佟伶走向浴室。
  兩人專用的浴池雖大,但空間畢竟有限,更何況佟伶就算要逃,根本就不可能逃得
過暗巳敏捷的身手。
 
  是夜。
  剛把佟伶帶來暗冥界時,為了怕他胡思亂想,暗巳每天守在他的身旁,將他累得每
天都睡倒在自己懷裏。今夜,暗巳突然懷念起以往的日子。
  剛將佟伶帶來暗冥界時,暗巳每天挖空心思,就只為討佟伶歡心,白天帶著他東轉
西轉,讓他熟悉一片無垠的廣大暗冥界,也四處探險,介紹他所認識的暗冥界。
  聽人說每天看寬敞的世界,心也會變得寬容,暗巳便朝著這方向努力。不論佟伶面
色有多不和悅,暗巳都視若無睹,仍是帶著他挖掘每一個新的開始。
  夜晚,當一切都安靜沈澱下來之後,人們往往會難以自製地往不好的思維裏鑽。
  在這時,暗巳就在兩人廝守的大床上,將佟伶累得連做夢的氣力都沒有,安穩地睡
在他臂膀裏,直至天明。
  現在的暗巳有點後悔當初沒多加考量地點便帶著佟伶亂闖,他對自己的能力有相當
的自信,所以他帶著他闖過許多危險地帶,當然也有平和的曠野,舉凡他想得到的,他
都帶他去過。
  他們暗冥界許多種族皆無撫養小孩的觀念,小孩都得自食其力。
  這點對暗巳來說稀鬆平常,但對自小失去雙親的佟伶來說,他心疼他們的遭遇,他
到過的地方愈多,撿回來的小鬼為數也就愈可觀。
  佟伶為他們僻設一個住所,隨他們任意來去,他也瞭解暗冥界的孩子們如果受到太
多照顧,會不懂得求生之道,所以他採放任主義。
  僅備基本食物和可以遮風避雨的地方,想得到更多就得自己想辦法;任孩子們爭鬥
,但不許使卑鄙下流的手段,並提供醫療。
  最主要的就是教育,這能幫孩子們縮短自己盲目摸索的時間,但這重責大任就落在
暗巳的身上。
  拒絕不了佟伶任何央求的暗巳,不情不願地接下任務,搖身一變,成為嚴酷的老師
,被嚇壞的孩子們就跑去佟伶哭訴佟伶大多溫柔安慰,但他不會質疑暗巳的作法,這是
他們兩人之間的默契。
  對那群孩子們而言,暗巳如同嚴父,佟伶如同慈母。
  原本只打算兩人長相廝守的暗巳,發覺身旁日益多出更多的妨礙者,教他如何能不
後悔?不過,也多虧了那些小蘿蔔頭,佟伶臉上很快地又浮現笑容。
  可是,他還是有些不悅,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與佟伶獨處。
  暗冥界皇室成員,據暗巳對佟伶的說法,最帥的是他自己;最厲害的是他大哥——
暗 ,最美的是他二哥——暗珥,只不過這麼說若被他本人聽到,會被他施以慘不忍睹
的酷刑;最魯莽的是他三哥——暗技;最可人的是『目前』的老么,暗曉星。
  為何強調『目前』?因為誰也不能預料那老頭會不會再帶一個小鬼回來,告示眾人
說那是他的孩子。
  也不知他們是否真都是那老頭所生,但可確知的是,他們都是最強的,除了在人界
誕生的暗曉星之外。
  暗曉星在家中算是特異份子,不過嚴格說來,他們家誰不奇怪?每個人都有極突出
的特點,但曉星的怪異在於他實在太弱了,放他一個人就有可能被其他怪物吃掉,所以
暗巳他們依老頭的命令,輪流保護他。
  就是在輪到暗巳時,暗巳隨他的意,讓他到人界,想不到他這一去就不想再回來了
  有時暗巳會想,曉星不回來,也許是他身旁那個驕傲的人類不讓他回來的。只不過
是個什麼都不會,能力與他們沒得比的臭小子,有何可引以為傲的?啐!
  暗巳相當不喜歡每回見到他都會賞他白眼的那個小子,不過最近他比較能體會他的
心理了。
  他跟曉星畢竟是來自不同世界的人,他又沒能力能任意穿梭時空,萬一曉星被暗冥
界的人帶走,那他怎麼也不可能追得回來的,也難怪他會討厭所有與暗冥界有關的一切
  如斯一想,暗巳就覺得那個人沒那麼可憎了。他那麼喜愛曉星,能讓曉星比在暗冥
界快樂那也好。
  暗巳之所以能理解,因他也遇到相同的境遇。
  到過人界他才發覺,他在暗冥界原來是這麼的自由奔放,不用為了佟伶而擔心他人
的目光,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兩相比較下,依他的本性,還是待在暗冥界較舒坦。
  但佟伶終究是人類,萬一哪天他想回去……一想到此他就擔憂不已。
  他又不能阻止佟伶與以前的朋友聯繫,每當看他與人界還有斷不了的牽扯時,他的
臉一定扭曲得很奇怪。
  更怪的是,此時,佟伶便會瞅著他道:「笨蛋。」
  為什麼?
 
  人界的朋友想念佟伶時,大夥兒便會聚集在暗曉星家,透過水鏡,打通附有螢幕的
越界電話,當然,得趁暗曉星那另一半不在時。
  「小佟,你最近過得好不好?那群小鬼有沒有惹你生氣?」黃雅惠待畢業後打算生
個小貝比,他老公也怕她畢業後又嫌無聊,兩人正在努力當中。
  (生氣是難免的,他們還小嘛。)
  「小佟,如果阿巳欺負你,你可要說,別憋在心裏,我們會幫你出氣的!」羅四維
忍不住找暗巳的碴。
  (怎麼會,暗巳對我很好的。)說著還不忘深情地瞥了身後的暗巳一眼。
  「最近秀芬交了一個男朋友,你看,這是他的照片,帥不帥?」黃娜娜故意逗黃秀
芬,她則紅著臉想搶回去。
  (娜娜,你呢?)佟伶問她。
  「什麼我呢?」黃娜娜一邊閃避黃秀芬的攻勢,一邊分心回答。
  (你心的歸屬呢?)
  「小佟,你問得還真文謅謅地。我還想再多玩幾年呢!不想像你這麼早就被人家給
訂走了。」
  「小心最後嫁給賣龍眼的。」岳冬生潑她冷水。
  「你管我!」小女子瞬間變得凶暴。
  岳冬生打斷她的怒吼,「雄哥要結婚了,佟伶,你來不來?」沒多細想的岳冬生只
直覺該告訴他這個好消息,也很想像哥兒們親手抱抱他。
  (好,我一定去。)佟伶沒有猶豫,一口答應。
  暗巳臉色煞時變得難看,很不給面子地當場拂袖離去。
  畫面霎時斷訊。
  找到躲在書房生悶氣的暗巳,佟伶只覺這大男人如小孩在鬧脾氣,有點好笑。
  「你在幹嘛?」
  暗巳撇過頭,不理他。
  「某人不理我,那我只好離家出走囉——」
  「不可以!」氣憤的暗巳暴跳如雷,他狠狠地抓住佟伶的手臂。「你是我的,我不
准你走。」
  「阿巳!阿巳!」
  不論佟伶如何呼喚,也喚不回鎮靜的他,那他們的對話怎麼繼續?
  只好……
  「我不准你——」
  咦?難得主動的佟伶方才好像啾了他的唇?
  「再一次!」佟伶的舉止,令他很不敢置信。
  輕笑出聲的佟伶依言又啾了他一下。「滿意了嗎?」
  暗巳故作認真的思考後,「不甚滿意。」
  他摟緊佟伶,令兩人之間無一絲空隙,覆住誘人的粉唇,來個火辣辣的深吻,手也
不規矩地游移。
  「暗!暗!」
  正埋首於細緻的香肩上的暗巳,單手壓住佟伶不停推拒的雙手,有些不悅,「嗯?」
  被他壓置在桌上的佟伶,衣襟敞開,兩顆薔薇色果實若隱若現,兩頰泛滿瑰紅,暗
巳真恨不得當場將他吃了。
  「有些事我得跟你說清楚。」
  芳唇中閃動的粉紅巧舌,令暗巳嚥了嚥口水,心猿意馬。
  「我要回去參加雄哥的婚禮。」
  一聽到他要回人界,滿腔欲火被澆熄。
  「哼!」暗巳鴕鳥似地想逃避這問題,他放開佟伶,開始往別處走。
  人家說男人永遠像長不大的小孩,而這個大男孩,有時他真不曉得該拿他怎麼辦。
  「我喜歡我帶回來的那些小孩子們。」
  「哼!」暗巳還在生氣,他喜歡的自己就討厭,因此他更往外走。
  「我喜歡暗冥界。」
  比人界還喜歡嗎?暗巳忍不住停下腳步。
  「我喜歡這棟房子。」
  佟伶逐步往暗巳靠近。
  「我喜歡住在這房子裏的人。」
  佟伶走到暗巳面前。
  「傻瓜,我最喜歡的人當然是你。」
  暗巳果真如傻子般地傻笑,笑到一半突然像想起什麼似地僵住。
  「哼!」他賭氣地又將頭偏往一邊。
  佟伶舉高雙手扳正他的臉並拉低,兩人幾乎抵著彼此的額際。
  「我會留在暗冥界的,直到你膩了為止。」
  「我不會膩的,永遠!」暗巳說得信誓旦旦,為了增加可信度,他身體力行,又欺
上佟伶的身子。
  「這樣我可以回去人界了嗎?」佟伶媚眼帶笑地問他。
  「嗯……」暗巳故作思考狀。「讓我想想。」
  佟伶吻上他的頰,「這樣的賄賂夠嗎?」
  「不夠。」暗巳邪魅地望著佟伶,「這樣才夠。」
  他封住他的唇,讓火舌竄入貝齒內,吸吮佟伶口中芳醇的蜜汁,令嬌吟禁不住地從
粉嫩的唇瓣中逸出……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ekoralle 的頭像
diekoralle

任性的腐天堂

diekora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