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立張大了嘴:“你……難道你們是合謀……故意的……”  

  “那當然!”韓聆瞪他一眼,“要不韓漳那個家夥會讓我們獨處嗎?那個變態變態的!連自己的妹妹都不放過……”
  

  這句話很有歧義啊……
  

  從越立臉上看出他在想什么,她又笑著低下頭去用筷子蘸了點菜湯給毛頭:“你不要誤會,我只是在說,那個變態變態的家夥是個混蛋,不想讓我和你獨處而已。”
  

  “他大概是害怕我和你死灰復燃,影響你的婚姻生活吧,哈哈哈哈哈……”越立大笑,“任誰都看得出來,那絕對不可能嘛!那么久遠以前的事情了。”
  

  韓聆沒說話,更沒有用其他的方式搭腔,就讓越立一個人笑,笑沒五秒鐘他就笑不出來了,尷尬地咳嗽了一聲,說道:“呃……咳,我好像笑得有點誇張了……”
  

  “是很誇張,”韓聆看看剛才韓漳去的方向,越立也不由自主地想轉身去看,卻被她下一句話給定住了,“如果我說我還愛著你的話,你會不會和我重新開始?”
  

  越立的筷子從手上掉到了桌子上,又滾落到桌子下面。
  

  “重……重重重……重新……開始?”
  

  韓聆點頭,然後又說了一句什么,但是旁邊桌子上的人忽然因為某個笑話而爆發出了一陣大笑,她的聲音被淹沒了。
  

  “……你願不願意?”
  

  越立只聽清了她最後的這幾個字。
  

  “你在開……開玩笑吧……?”越立快笑不出來了,“你已經有了孩子了,而且你剛才不是說了嗎?他人很好,嫁給他是女人的福氣。”
  

  “但是那不是我的福氣。”韓聆說,“在心裏還有你的情況下和他結婚,這對他是最大的傷害,我覺得這不公平,或許他應該擺脫我,一定有更好的女人在等著他。”
  

  “韓聆,”越立刻意忽略她“心裏還有你”的那句話,有些嚴厲地說道,“不管怎樣,是你選擇了他,不是別人,你應該好好和他在一起,而不是整天想些夢幻一樣的無聊故事。”
  

  “女人的夢是嫁給自己喜歡的男人……”
  

  “那你為什么要結婚?!”越立終於有些憤怒了,“你為什么當初要和我分手!?一句話也不說,一個解釋也沒有,只是告訴我,說我們分手吧,連個起碼的交代也沒給我,就那么分手了。現在你已經結婚了,有了小孩,卻告訴我說,你心裏還有我,這段婚姻你很後悔,想和我重新開始。你為什么不想一想這怎么可能!我真是不敢相信這種話竟然是你說出來的!你難道不會對慕遙裏有內疚感嗎!”
  

  一口氣說完,卻發現周圍桌子上的人都愕然看著他,他的臉轟地一下就紅了。
  

  韓聆沒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表情,很自然地微笑看著他:“果然……和我想的一樣,你真是個老實人。”
  

  “這跟我老不老實有什么關……”
  

  “當初分手,我當然是有原因的,只是沒辦法告訴你,也不敢告訴你。”
  

  越立愣了一下。
  

  “我……被人威脅了,”韓聆笑盈盈地說著這個聽來驚心動魄的事實,“那個人對我說,不許我再和你繼續下去,否則就打斷我的腿,我好害怕,只好和你分手。”
  

  “那個人是誰!?”
  

  “他還給我看了一張照片,他說只有他才能給你幸福,像我這種又不溫柔又不可愛只會欺負自己喜歡的人的女人,和你在一起只是把你害了而已。”
  

  “我和你在一起會不會幸福我們自己說了算!這種事情和別人無關吧!”越立憤怒地一錘桌子,桌上的杯盤都跳了一下,“是誰!是誰這么擅作主張!”
  

  韓聆笑得更開懷了:“我說我絕對不離開你,他把我弄到樓頂上,按住我的頭往樓下推,說‘我說到做到,你以為我不敢嗎?來選擇吧,對你來說是愛情重要?還是性命重要?或者……是臉更重要?’。如果我從那裏掉下去,一定會被樹枝劃成醜八怪,要不就摔成殘廢,我衡量了一下,原來還是我的臉和我的性命重要,我就把你賣了。”
  

  她所說的話和她的表情完全不配套,原本憤怒滿腔的越立在看到這樣的情形時,心中不由生出了些許疑惑。
  

  “韓聆,你……剛才說的話是開玩笑的吧?是這樣的吧?不可能有那種事的,對不對?”
  

  韓聆還是在笑:“我的臉就是這么不識時務,真是對不起,可是如果你想要我用其他的臉來講給你聽的話,抱歉,我講不出來。因為這種事情實在太好笑了,我那時候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女大學生,卻被人按住腦袋威脅說如果不和男朋友分手就把我從那裏推下去,而我居然答應了,而且因此失去了一個說不定是我這一生中最愛的人,從此再也追不回來。這種事好不好笑?真是笑死我了。”
  

  她邊說邊笑,笑得渾身顫抖,懷裏的毛頭也被她抖得哼哼唧唧要哭,她把臉埋在了他的小脖子裏,越立分明看見,有水分的光芒在她眼角一閃而逝。
  

  “韓聆……”他握緊了雙拳,“你告訴我,那個人是誰?那個人到底是誰!?”
  

  韓聆撫摸著毛頭的小腦袋,說道:“我要是能說的話,當初在分手的時候就會和你說清楚了,不會讓你疑惑這么多年。而且現在你知道也已經沒有意義了,你自己不是也說了嗎?晚了。”
  

  “韓聆!我是為你好!難道你就不想抓住那個家夥好好收拾一頓嗎?你是個有仇必報的人吧!”
  

  韓聆左右看看,越立隨著她的目光,發現了正一起走回來的韓漳和慕遙裏。
  

  她的眼神釘在他們身上,還是那樣笑著繼續說:“有仇必報也要看對方是誰,也要看看自己的實力,還有,要看清楚有沒有必要魚死網破。這三點對我來說都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不打算告訴你,如果湊巧哪天我心情好了,說不定就會把這一切從頭到尾,原原本本地解釋給你聽……”
  

  越立知道她不會再多講什么,有些失望,不過他想了一下,忽然輕敲著桌子焦急地問:“你剛才還說那個人給你看了一張照片,什么照片!?是關於什么的照片!?”
  

  “照片?”韓漳非常適時地回到了越立身邊的座位上,微微好奇地問。
  

  越立想說什么,卻被韓聆搶過了話頭去:“呵呵呵呵呵……是我家毛頭英俊瀟灑的裸照啊!這個戀童癖對我家毛頭心懷不軌呢!”
  

  越立漲紅了臉:“我不是戀童癖!”
  

  “那你幹嗎要我家毛頭的裸照?”
  

  “我沒有!我……那個……我們剛才其實是……”
  

  他結結巴巴了半天,卻怎么也說不清楚他們剛才“其實是”在幹嗎。
  

  “好啦,知道你沒有心懷不軌,想你也是有賊心沒賊膽!”
  

  “韓聆!你……你……”
  

  “啊,他氣死掉了,哥,快給他人工呼吸。”
  

  “讓你家毛頭去給他人工呼吸去吧。”
  

  “不要!我家毛頭的初吻是媽媽的!對不對?毛頭~~”
  

  “總有一天你兒子變成和你一樣的變態。”
  

  “這是家族遺傳,你以為你不變態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
  

  越立仰望天空,不斷地猜測著當初威脅她的人會是誰呢?是這個家夥?還是那個家夥?或者是……
  

  把韓聆夫婦和毛頭送到賓館,韓漳和越立兩個人又召了一輛出租車回家。
  

  在出租車上,越立一直托著腮做沉思狀,韓漳剛開始還沒發現,過了一會兒發現他居然那姿勢就有點忍不住了:“越立!你又不是思想者!裝那什么動作!”
  

  “我在思考嚴重的問題。”
  

  “啊?”他的腦袋裏可以思考嚴重的問題嗎?
  

  “韓漳,”越立看著韓漳,表情是從未有過的嚴肅,“你知不知道那時候有誰能那么明目張膽,威脅韓聆?”
  

  韓漳非常吃驚:“威脅韓聆?誰?威脅她什么?”
  

  越立把剛才韓聆告訴他的話一字不漏地說了,韓漳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很奇怪,她應該不是那么容易就會妥協的人,而且我也不是‘東西’,可以讓她說放手就放手的。到底那個人是誰?為什么要幹這種無聊又不討好的事情?”越立獨自一個絮絮叨叨地說,“韓漳,你有沒有什么線索?她是你妹妹,說不定跟你商量過吧?你應該知道吧?韓漳?韓漳?”
  

  他發現韓漳居然在發呆,有些著急地用手指頭戳他肋骨:“喂!我在問你話呢!韓漳!”
  

  韓漳拍掉他的手,非常不爽地說:“我不是正在想嗎?”
  

  “這么說你也不知道了?有沒有頭緒?”
  

  “沒有。”幹凈利落的回答。
  

  “你可是她哥啊!”越立叫。
  

  韓漳反問:“可我和她一起的時間還沒你長,憑什么你都不知道的事情我就該知道?”
  

  越立沒話說了。他說的是事實,當越立和韓聆還是情侶的時候,他們那種粘乎勁是每一個熱戀過的人都能體會的。更何況之前就說過,韓漳韓聆並不親,他們雖然是兄妹,卻因為父母離異而分居兩地,連見面的機會都很少,至於感情,只是比陌生人好一些而已。
  

  韓漳又看著車窗外面一盞一盞閃過的路燈,道:“不過如果我知道的話,一定不會讓那個家夥活著離開。居然敢威脅我的妹妹,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這是很可怕的威脅,但是不知為何,越立在聽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總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對勁,或許是韓漳一直托著下頜的那只手,或者是他的手掌所掩住的嘴,總之就是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韓漳……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什么也不知道。”
  

  這就是那次談話的結尾。
  

  晚上回到家,越立剛開始還雄心壯志地想把過去的同學錄拿出來,好好查查究竟是哪個敢這么明目張膽地威脅他的女朋友,讓他錯過了一個自己曾經最愛的女人。但是等韓漳把同學錄拿出來的時候,他已經窩在床裏睡得香甜了。
  

  韓漳把他安置到床裏躺好,確認他已經睡著之後,拿起床頭的電話撥了幾個數字。
  

  “喂……叫你老婆來聽電話。”他的聲音很低,不時地看看身後,似乎是怕吵醒越立。
  

  等了一會兒,對方的電話似乎換人了。
  

  (咦?是你啊?這么晚還打電話找我幹嗎?)
  

  “沒事,只是有句話要告訴你。”
  

  (哦?好嚴肅哦~~是什么話?)
  

  “你少給我裝傻。告訴你,我過去說的話到現在也有效,希望你給我把嘴閉上,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喲~~~我好怕,怕死了。我說你這個人怎么這么沒良心,我可是在幫你也。早點讓他知道對你不是有好處嗎?)
  

  “用不著你管。”
  

  (我是在為你著急,)電話那邊有毛頭不耐煩的哼哼聲,似乎又有什么不滿意了,(你你們在一起三年了也,到現在還是什么都沒有,你打算以後怎么辦?八年抗戰?萬一他等不到結婚了,看你到時候怎么哭!)
  

  “我說了用不著你管!你只要管好你家的兩個就好了,這是我的問題,你少插手。”
  

  (好~~心沒好報~~)
  

  韓漳狠狠摔下了電話。
  

  一只手摸上了他的背,他猛地一驚,回頭,發現越立正睡眼朦朧地伸出一只手放在他背上:“韓漳……你在幹嗎?和誰吵架?”
  

  “沒有,你睡吧。”
  

  “哦……”越立答了一聲,手馬上垂下去,又睡著了。
  

  韓漳看看他的睡臉,又把目光移開,看著窗戶外面。樓下哪家人吵架加砸鍋摔盆的聲音傳入耳中,更顯得這房間中的寂靜。
  

  什么叫做欲速而不達?什么叫做放長線釣大魚?韓聆你一定不知道吧?知道的話,說不定那時候你就不會這么輕易失去他了……不,不管你明不明白,最後的贏家必然是我!因為在你心中,他並不是最重要的。
  

  至少,沒你的臉重要。
  

  對不對?
  

  韓聆給孩子喂著奶,忽然走到浴室裏,對給他們母子洗衣服的慕遙裏說:“老公,我愛你。”
  

  慕遙裏很好脾氣地對她笑一下:“怎么了?又忽然想到什么了?”
  

  “沒有啊,”韓聆靠在浴室的門上,笑得好像有什么陰謀詭計一樣,“只是忽然想,如果你發現有一個人比你更愛我,甚至可以為了得到我而把所有的阻礙殺掉,你會不會為此感動,對他讓步啊?”
  

  慕遙裏想了一下:“我為什么要殺掉我的阻礙呢?只要你愛我不就行了嗎?我有自信,咱們可以一起度過難關的。像你說的那種愛情方式我不認為它會適合你,如果因此而讓你受到傷害的話,那我一輩子也沒辦法原諒自己了。”
  

  聽了他的一番話,韓聆的眼睛閃爍出了亮晶晶的光芒:“老公……我愛你!我太愛你了!我感動死了!”
  

  她抱著毛頭撲進了他的懷裏,慕遙裏著慌地把手伸開:“聆!我手上都是肥皂沫!別這樣!聆!”
  

  “老公~~~~~~~”
  

  沒錯,選擇你是對的。那時候的愛情只適合於那時候,所以適當的舍棄是有必要的。
  

  越立,我們……幸虧分手了。
 
越立又去看了看老鼠夾子,似乎還是沒有老鼠上鉤。不過夾子被動過了,那上面留了一根灰色的什么東西。  

  “越立,你來看,這上面是什么東西?”
  

  “啊!是老鼠尾巴!太殘忍了吧!”
  

  “它上次把我做給你的點心都啃過的時候你怎么不說它殘忍?”
  

  “……”
  

  韓漳的工作上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問題。
  

  他這次為某家公司所做的設計完美無缺,連客戶也讚不絕口,但是在協商的時候卻出了毛病,因為客戶覺得某個地方希望能修改成他希望的樣子,但是在韓漳看來,要是那樣修改只會導致整個設計的美感失衡,他的設計就會流於庸俗。
  

  為此他和客戶見了幾次面,那個客戶非常堅決,一定要讓他用自己的創意,韓漳把自己的同樣的阿觀點不厭其煩地重復了好幾次卻只得到相同的回答之後,他抓起設計圖紙撕成了碎片,然後把東西往那個固執的家夥臉上一扔,在客戶驚愕的目光和老板氣急敗壞的跳腳聲中大步走出去,狠狠將門在身後關上,險些把門上的玻璃震碎。
  

  “韓漳!我解雇你!”
  

  解雇?解雇就解雇,老子怕了你!韓漳漠然地想。
  

  回到家中,韓漳把自己設計的草圖圖紙全部丟到了垃圾堆裏,又在房間裏翻箱倒櫃,終於找出了半包煙,抽出一支叼在嘴上。但是他只是叼了一下而已,很快又拿下來,和那半包煙一起揉碎,從窗戶扔了出去。
  

  “是哪個不要命的亂扔垃圾!”樓下有人怒吼。
  

  韓漳向後倒在床上,眼睛看著房頂,雙臂大張著,雙手攥拳。
  

  “他媽的……”
  

  越立回來的時候,韓漳就維持著這個姿勢,一動沒動過。
  

  “韓漳?”他進門來的時候,韓漳一般都會說一句“回來了?”,可是今天他什么也沒說,而且有些昏暗的房間裏連燈也沒開,這不太尋常。
  

  他走到韓漳身邊,輕輕推一推他:“出什么事了?韓漳?”
  

  “沒事。”
  

  聽聲音就不像沒事的樣子。
  

  “韓漳~~~”他戳戳韓漳轉過去背對他的脊梁,“到底出什么事了?不能跟我說嗎?”
  

創作者介紹

任性的腐天堂

diekoral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