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現在,我的身體裡還......
反正再被他看見我和你在一起,我就要倒霉了。 
「段特助,我哪裡做得不夠好,請你告訴我吧。」她無辜的表情讓人以為我是一隻做了壞事的大灰狼。
我知道你是害怕好不容易找到的好工作丟了,不要怕,我這個看起來位高權重的特助其實是一點功能都沒有的,不用因為我的態度有點不對勁就嚇成這樣。
「你做得很好,好好,真的!」我僵硬地笑著安慰她----------其實現在更需要安慰的是受了苦的本人。
你快走吧,我實在是累得不行了,只想坐在椅子上好好休息一下。
可是,在坐下來之前,首先要把孔文那個變態放在我身體裡的討厭的下流的玩具給取出來。
快走啊!
上天似乎沒有給我把它取出來的機會。
「段地,你進來一下。」
平穩低沈的聲音,嚴肅地從傳話機上傳出。
是總裁耶!
小容羨慕地看著我,似乎感動我有隨時進入總裁室見英俊孔文的殊榮。根本沒有注意到我的臉忽然變成死灰般。
敷衍性的在門上敲了兩下,我打開辦公室連通總裁室的門,不甘不願走了進去。
隨手關門,擋住門外小容熱切的視線。
「你找我?」 我很想露出一點高興的神情來讓孔文對我好一點,可是埋在身體裡的東西讓我太不舒服了,只好一直苦著臉。
孔文穿著裁剪精緻的西服,靠在大型豪華辦公桌上翻看手上的數據,抬眼望了我一下,勾勾中指。
過來......
我摸摸可愛的小鼻子,皺起它,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上前去。
從大學開始他就習慣這個手勢,到現在,不但是他,恐怕連我本人,也要以為自己是一隻被人豢養的寵物了。
 
「今天上午的會議什麼時候開?」
我閉上眼睛想了想:「好像是十點半。」
「好像?」 他鎖起眉,戲謔地重複。
我無所謂,反正本人的能力有多少孔文向來清楚。我可是被迫當他這個人人眼紅的助理的!
「孔文......」我抬頭,給他一個委屈的眼神: 「好難受。」
「難受?」孔文在我身上繞兩個圈,笑道:「想把它弄出來?」
當然要弄出來,你以為這很好受嗎?
你這個變態!
我張大了眼睛,急急點了好幾個頭。
「不行。」 壞心眼的大灰狼搖頭:「昨天可是有人答應了要把這東西放在身上一天的。要不然......」
他伏下身,把氣吹到我耳朵裡。「......昨晚我也不會簡簡單單就放過你。」
耳朵癢癢的,可惜我現在沒有心思跟他玩。
眼淚在眼眶裡滾啊滾......我撅起孔文向來很愛啃啃啃的小嘴。
討厭!討厭!
看到人家這麼眼淚汪汪的漂亮樣子還不心軟!
「我算不錯了,還沒有用這個。」
孔文手心一翻,給我看一個小巧的遙控器。
遙控器?
我瞪大眼睛彈開幾米。
「可憐的小東西。」孔文長手一伸又把我拉了回去,用鼻子頂著我的額頭: 「等開完會就放了你。怎麼樣,不錯吧?」
開完會?
我差點昏掉。居然要帶著這麼個鬼東西開會!
這個人渣竟然還不要臉的把臉伸了過來,施恩般地說:「我對你這麼好,至少要表達一點感激吧。」
真的很想把辦公桌上那個水晶的煙灰缸對著那張可惡透頂的俊臉砸下去,可惜......始終沒有膽量。
嗚嗚嗚......中國五千年來的奴性在鄙人身上顯露無疑。
我粗魯地用衣袖擦擦眼淚,敷衍性質地把嘴在他的臉上一刷而過。
孔文立起身子,皺起眉,似乎很不高興。
高大的身影擋住了窗外的陽光,剛好把我包圍在黑暗之中。
嗚......簡直就和童話故事裡面被魔王看上的小可憐一樣。
為什麼每次都是我做小可憐?
我不服氣地瞪了看來要開始發難的孔文一眼,又膽怯地低下頭去。
空氣越來越沉重,我快要喘不過氣來。生氣的孔文,真的讓人害怕極了。
終於......救星到了!
通訊器裡響起另一位特別助理徐芬清脆悅耳的聲音,與我這個混飯吃的不同,這一位可是真正能幹的。
「總裁,會議馬上就開始了。經理級人員已經在會議室中集合。」
呼......我小心地鬆了一口氣。
孔文不甘心地瞄瞄我。哼哼,我可以打賭,他現在心裡肯定想著很齷齪的整我的念頭。
「知道了,我馬上過來。」
充滿威嚴地回答傳了過去。我知道,總算又逃過一劫......暫時性的。
我眼巴巴盼著孔文快點走,大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他。
孔文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忽然來到我身邊,扯起我的手就往門口走去。
「哎!孔文!」我張大了嘴巴。他他他......不會是真地想把我抓去開會吧。我每次開會都打瞌睡,孔文早就給了特令讓我免除一切會議的參加責任了。
他甩我一個嚴厲的眼神:「今天是年度總結,你也要去聽。」
年度總結和我有什麼關係!
你就是想欺負我!
我死拉著門框,哀哀地求著:「至少......至少讓我先去一下洗手間。」
「想把東西弄出來?不行。」孔文臉上露出惡意的笑容,啃啃我的耳朵,輕聲說: 「就是為了你身上的那個玩具,才要你陪我開會解悶。」
我呆了一下,才知道他心裡打的什麼變態主意。
「不去!我不去!」我高叫著,顧不上總裁室門口經過職員的詫異眼光。
他居然威脅我,在我耳邊惡狠狠地說:「再胡鬧下去,今天回家就不好受了,到時候可不要求饒。」
我又驚又怕地瞅他一眼,委屈地不得了。
到底誰胡鬧了?
真討厭!
總是欺負我......
可是孔文的銳利眼神好厲害,我被他嚇得心砰砰直跳。只好很不甘願得鬆開抓住門框的手。
「你......不要開太久好不好?」我扯扯他的衣袖,第一百零八萬次......裝小綿羊。
似乎現在裝小綿羊沒有什麼用處,他越來越不吃我這一套了。
孔文沒有回答,扯著我就走,表面上風度翩翩體貼下屬地把我帶到已經坐滿人的會議室。
「你坐這裡。」不動聲色地把我按在離他最近的座位。
「總裁。」
「總裁。」 ......
恭敬的稱呼此起彼伏,偶爾也有人招呼我一聲:「段特助,好像臉色不怎麼好,病了嗎?」
我勉強笑一笑,當作回答。
該死的!被孔文這麼用力地按在座位上,埋在身體裡的東西的感覺立即更清晰了。
嗚......難受......
會議開始了,經理們一個一個的報告年度業績和下財年的預算。
什麼市場活動全年規劃,什麼網絡布線領域的發展前景......
我通通聽不懂,只好裝作很懂的樣子跟著身邊的人一起不時的點頭。
所有的注意力其實全部放在下身,那個東西插在裡面讓我好不自在,害得我動都不敢動。
好討厭!
孔文昨晚居然還像很有良心似的強調這是最小的型號。
死孔文!
我惱怒地狠狠瞪他一眼。
沒想到一直在認真聽報告的孔文反應如此敏捷,立即轉頭迎上我的視線,把我嚇得趕緊低下頭去。
他戲謔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片刻,終於又轉回到做報告的產品部經理身上。
我在心低吐吐舌頭,暗自慶幸。
啊!
不對......
一隻不屬於我的手爬上我的大腿,開始在四處游弋。
下流的東西!
我用眼角斜孔文一眼,發現他現在裝嚴肅的表情實在是無懈可擊。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虛偽的人?
虛偽得還如此帥氣。
不要再玩啦!
我偷偷推開他的手。
沒有用。很快它又伸了過來,並且變本加厲地向最重要的部位進攻。
我伸到桌下的手和它頑強鬥爭著,還要盡力不讓他人發現這場激烈的戰鬥,忙得滿頭大汗。
啊!
他他他......逃過我的阻截,居然還惡意地在我那裡重重捏了一下,讓我差點叫了起來。
太過分了!
我的火氣也上來了。哼!
我豎起食指,用指甲在那只可惡的手上狠狠劃了一下。哼,這下還不把你劃出一道口子來。
攻擊成功!
進犯的敵人迅速退了下去,再沒有絲毫動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ekoralle 的頭像
diekoralle

任性的腐天堂

diekoral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